Eyaron

中岛裕翔

今天闲下2小时去看一个贴帖子,岛担写的中岛裕翔的帖子,大概是12年的。里面有句话很戳我……虽然很ky……yuto对凉介应该是只厚不薄吧,那时候的他需要的是陪伴……但是凉介却是越走越远……那个gn写得很……怎么说让我心戳了一下。到底谁才是私底下关系好的?也许是最近yy文看多了,营销文也看多了,突然脑子想静下来。到底……谁才是关系比较好的?对于yuto来说?果然。还是我真的太真情实感的磕cp了,嗯……应该是小光吧。谢谢他一直都很真心,在他最难受的真夜pv里面,也是,直接就说了,那个消极的小孩啊。嗯,给我一种很感动,就像一直在关注他的哥哥一样。还是在继续爱护他。我还记得那个小孩打太鼓的时候,自信心不足,可是小光陪着他呀。还有宙斯上,yuto弄翻那个人,光妈一脸骄傲得就像是在说那是我儿子的表情。真的,谢谢小光,谢谢keito,让那个消极的笨蛋,在那个脆弱的敏感期没有那么孤独。一直……很喜欢中岛裕翔,喜欢他少年气,喜欢他不会撩,喜欢他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也喜欢他成熟温柔的照顾着大家。可是最喜欢的,果然还是那个踩着踢踏步,一脸无所畏惧,在舞台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我就是中心的感觉。我也是最近才看见,就迷得不得了。那时候,他没发现,他,就是光。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长发的S脸: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不可说。

其实有时候认真的思考一下32,那个孩子的性格应该是很别扭,越是在意什么越是不会说出口的孩子吧?yuto之于32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他不愿意在大众面前过多的分享他,也不愿意在fan面前过多的提起他,没错,他们不熟,他们没有知念与圭人,之于他的那种浓浓闺蜜感,但是那个人呐,你有没有发现,他之于yuto的时候,他自身的随意感不知不觉中被收敛。他很认真的倾听yuto说的话。对于那个人,他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流露出了他的不同吧。

所以我还是不要写真人cp文了😂,还是写点那个剑三的同人文~或者其他的非真人的比较适合我。本来我就文力有限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意之间又看见很多大大吐槽我的那篇cp分析的诟病。梗记错了,那天也比较矫情,嗯,就这样吧。以后只吃不产,当个乖宝宝吧。还有真人cp,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而已,我也没有脑残到他真的就是喜欢他。只是当时的感觉,想要写点东西,加油打气,分享了一下戳我的萌点。但是当时记错了很多梗,嗯,我的失误。但是,额……好的吧。这么多人吐槽,那我还是删了吧~

【藏唐BG】极昼深渊(四)

我是口耐的even~
完结篇~
他的脚步声由近到远,不紧不慢,像极了他这个人的性子,捉摸不透。 唐昼渊从被子爬出来,双手屈膝紧紧的抱着自己,她的心很乱,从没出现过的情绪现在肆意的在身体里翻涌,她看不懂他,她也从未看懂以前她杀过的人,因为她也不需要,目标而已。师傅说过,了解得太多,反而会成为缠绕在身的毒藤蔓,绊脚石而已,好的杀手应该无心,不管,不问,也不去了解。从小到大,她的心中,只为成为唐门最好的武器而活。就像是一种信仰,深深的根植在她的心中,她受够了幼年父母双亡,街头小混混的欺凌,她受够了那些亲戚势力的白眼。于她而言,强者,才能保护自己,所以她不需要有心,她只需要强大。 然而这个男人出现在她最需要的时刻,那些以前她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的时刻,他出现了,虽然轻佻,放纵,却心细,对她照顾有加。这样的人在她以往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 所以现在,连自己也看不清自己的心了,不知道怎么办因为自己从未陷入过这种境地,就像自己以前嗤之以鼻的烂俗的戏曲,冷血杀手爱上了不该爱上的目标。 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对于他的定位那么模糊,为什么独独对他自己做不来恩将仇报的事。 可是任务只剩一天了啊。 而自己的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再也无法自欺欺人的给自己找理由了,她把头深深的埋进膝盖。可笑吧,明明平时风里来雨里去,黑夜里能悄无声息夺人性命的唐门第一女杀手。这几天却被他养的像个身娇肉贵的深闺小姐,那些满是练武磨出茧子的双手,竟然不知不觉细嫩了许多。她自嘲的笑了笑。最后一天,就让我最后任性一次吧。 想到这,她便起身去换武装。 这几天藏剑山庄的内部地形也打探得差不多了,她轻轻的关上门,乘着四下无人,偷偷试了试自己的轻功。 还好还在,她在心里偷偷的舒了一口气,于是马上气运丹田,飞上屋顶。 不得不说藏剑山庄,的确金碧辉煌,明黄色处处可见,除了皇室,想来也只有富可敌国的藏剑有此殊荣了,然而此刻她却无暇顾及风景,只是匆匆一瞥,朝着之前自己设计好的逃跑路线方向奔去。然而此时前方却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如此不告而别,我该如何罚你是好? 他还是那种轻佻的调子,面色如常,似乎她的一切行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她敛了敛神色。音色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反正与你无关,不想死在我手里,就给我让道。 谁知,那个身影更加欢呼雀跃了。 死?我照顾了你这几日,难道你就这么回报我?还是我对你太过君子,把你宠得不知所以了呢? 话音刚落,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叶深就以连她都看不清的轻功,突然出现在她身旁,一把抱住她,让她不能动弹,轻佻的摸着她粉粉的脸颊。 她不情愿却又脸红的表情真是可爱的发紧。 不能让他再这样随意的对待自己了,不能再这样的纵容让他得手了。不能……再变得不像自己了……。
只是一瞬,就在内心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唐昼渊巧无声息,佯装乖巧,以伺机放松他的警惕。
他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毫无正形的登徒子模样。就是这个时刻了,唐昼渊在心里暗暗的说,突然,夺魄出鞘,一阵流光。
  他也不惊,步态轻盈 游刃有余的躲开夺魄,淡淡的开口,却不减眼中的笑意,你这女人,原来真是冷血无情啊。
 
她一直以为传闻中的叶深不过是个留恋风月的富家子弟,没成想他居然拥有如此高的轻功。还没来得急释放追命,又再一次得被他反制住。
  他的手宽厚温暖,此刻却成为制服她的利器,他贴身朝她耳语,吐息极慢,却暧昧无比。他甚至没有拔出他的剑,却依旧被他弄得毫无反击之力。她被他堪堪的圈她在怀,强迫不给她留一点反抗的机会。
你以为,武功没你高,我又怎敢爱上你呢?我的唐门小新娘,语毕,轻笑,朝着她白皙的脖颈蹭了蹭。他鼻息见的薄热全都尽数喷在她的颈窝里。唐昼渊被他的动作圈得一动不敢动,脑子里却满是他的那句话?小新娘?唐门?他难道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正疑惑的不知所以,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之际,"霹雳吧啦,噼里啪啦"屋顶下不绝于耳鞭炮锣鼓的声音一下子打破了把她的沉思。
叶深从她的颈窝里探头,第一次笑得那么天真的说着,我的小新娘,今天就要成亲了,师父和父亲都在底下等着我们呢,你还和我闹别扭,走,我带你去换嫁衣。
可是我接到的不是暗杀你的任务吗?唐昼渊一脸疑惑。
笨蛋,让你一开始就说嫁给我,你会同意吗?
所以最后冷血杀手和登徒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不知道算不算烂尾,实在写不了be不好意思啦~我的第一个坑完结了~虽然文笔不好,但是我很开心,自己能够坚持写完~下一篇~耽美见~😂😂😂😂

待办事宜

最棒的事呀,应该是一直一直朝着自己想要到达的方向,一直努力吧,在此之前,所有的不甘,无聊,厌世,平庸,都是尚未开始努力,仍把它当做待办事宜,焦急等待的苦果。

无聊

有时候想想,生活,还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啊,无聊的起床,无聊的上课,无聊的吃饭。可能有点意思的,也就是做梦了吧,梦里,不用担心金钱,不用担心时间,只是毫无顾忌的enjoy 整个life。然而梦醒了,一切又都没有了。我看着别人的生活,又看看自己的生活。原来沸腾的一腔热血,早就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消失。现在,就像一杯只剩下余温的咖啡,看着好像在散着白气,到了口中却只是温温顿顿,早已没有温度的冰凉口感。

【藏唐BG】极昼深渊(三)

冷酷女杀手X浪荡世家公子第三发来啦~ 前文请戳 我是口耐的even~

   根据以往的杀手的经验,唐昼渊清楚的明白,今天是自己在叶家停留的第十五天,而这十五天里,这位突然出现的叶少爷,总是能在自己准备开始的时候,精确无误的出现在房间门口,以送药的名义进门,再用各种借口拖延,一坐就是一天,大多数的时候,他就坐在她的对面,静静地看着书,不过有时候,也会对着她弹琴,他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清冷了很多,可一旦发现她望着他出神,那种轻浮浪荡的笑容又会重新出现在他的脸上。
"姑娘,在下的脸好看吗?"
"姑娘可是看上在下了?"
"姑娘,在下还尚未娶妻,你这样看我,在下可要误会了。"
说完又顿了顿,嘴角漾出一丝浅浅的笑意"还是姑娘并不介意,在下的误会?"
她低头无言,而他却隐隐可见她红得滴血的耳垂,饶有趣味的看着她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却是再也不敢出来看着自己的无措模样。

  他似乎很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明明知道她不善言谈,却还故意打趣,书上寥寥,于他而言,其实早已烂熟于心,他只是喜欢,和她待在一起,看着她。看她的失神,看她的睡眠浅浅,看她被自己的话语弄得手足无措。
  他当然知道这个女子的不同寻常,还是自己约莫七,八岁的贪玩年纪,自己曾偷偷藏在运送武器的货船里边下到蜀地,原本只是打算着吓吓自己的父母,到了集市便乘着马车乖乖回来,却没想到,这批武器是送往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的唐门的。好不容易在唐家集那里脱了身。正打算回去,却奈何马夫恪守陈规,任凭自己出再多的银两,也不肯载他这个异乡人。本可以去附近的成都马上回家,而后自己又赌气,离家这么久,父母也不出个告示寻人,好在唐门风景秀丽,还有可爱的熊猫团子,和好玩刺激的风筝,倒也是不虚此行,回去又有和小伙伴们炫耀的谈资了。
   他是在那个雨天看见的她,雨势浩大,偌大的广场只有她和守卫的机甲们,那一天唐家堡下面的木人桩都快被她打残了,她却一直不停,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机器,机械的练习着,每一招又狠又准,可她的手臂却也伤痕累累,青紫一片,可却表现出毫无痛感的样子,只是一直一直练习着。他当时就在担心这么好看的人,弄伤了怎么办?
  他承认就算是小的时候,自己就开始暴露出好色之徒的本质了,因为那个雨天注意的她,因为额间紫色的倾城开始忘不她。那一天,毫无意外,那双执着的眼睛出现在他的梦里,后面自己还偷偷的跟踪她,知道了她是唐门鬼斧门下的弟子,固执而又努力。每天用功的打桩,虽然那时候的世家少爷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这么努力,因为那时候的他还处于每个人都是和他一样衣食无忧的认知里。不过,他喜欢看她努力的样子,看她额间浸出的汗珠,在烈日的骄阳下发光。他真想认识她,和她做朋友,还想着,如果把她带回家,就不让她那么努力的用功了,在她因为这个生气的时候,对她说,因为我心疼你啊。想着她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可却在好不容易迈出勇气的那一天,被家里偷偷派出的人带走,从此失去了联系。好遗憾啊,就差一点就可以把她带回家了。而后的日子,许是为了配得上她,开始刻苦努力的习武,连爹都开始称赞他去了一趟蜀地转了性子,不再是昔日那个贪玩头疼的惹祸精了。回扬州了之后,他也曾尝试派人搜寻她的消息,却都是石沉大海。他也不灰心,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坚定着自己一定会再遇见她的信念。
  结果,在他十六岁那年,自己家举办的论剑大会,在唐傲骨的旁边,他看见了她,不出人意料,她果然已经成为了鬼斧门下最优秀的弟子。额间的倾城称得她的皮肤更显白皙。她还是那么美,勾人心魄,却自是不知。终于有机会接近她,他却不想只给她落下一个俗套的见面。天知道忍住拒绝唐傲骨的引见,他下了多大的勇气。
"我,只是不想……就这样见她呀"他在默默地苦笑着。
耗费了两年布置的这个局,果然她爱上了我。
琴声到这里截止,看她一副酣然入睡的模样,于是吻了吻她的额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呢?你说?"于是帮她盖好被子。轻声的离开了。

慈悲盛世 第三章

  大厅里的水晶灯繁复华丽,水晶折射的光芒,璀璨夺目,映得周围金碧辉煌,可伊凡只觉得刺眼得厌恶,不经意间的抬头一瞥,在城堡二楼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穿着白色睡裙的小女孩,柔软光泽的长发及腰,光线沿着她金色的长发顺滑而下,在弯曲的发梢轻柔地的打转,如支那骨瓷般细腻光洁的肌肤,好看的锁骨,樱桃一样红润的小嘴,鼻梁高挺,最过目不忘的,是她直直的望向自己,碧蓝无垠的眼睛,仿佛里面有一片大雨清洗后的晴空。
像天使一样美得不真切的女孩勾起了伊凡的兴趣,于是他也直直的回望着二楼的女孩,可是,少女的目光,没有任何改变,没有因为陌生少年的无礼注视,而害羞躲闪,从她的目光中,伊凡没有捕捉到任何变化。正感到奇怪之时,少女突然回头,停止了对视,伊凡隐隐约约看见在光线较暗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身高与少女相仿的少年,他温柔的给少女披上大衣,一边给少女扣上扣子,一边轻声低语似在责怪,可语气温柔,毫无半点埋怨,反倒是宠溺满满,而少女虽沉默不言,面无表情,但也在一旁仔细倾听。许是感觉到了他人的目光,身着白衬衫的少年,向前走了几步,顺着少女刚才注视的方向望去,水晶灯的光,刚好将他的面容照得清晰。那是张和少女一模一样的脸,不同的是,他的眼睛里有少女没有的神采。“那么纯粹的蓝,真可惜,没有焦距。”伊凡暗自惋惜,向前快步跟上了总管的步伐。
出了城堡,贝德总管提着煤油灯,一路朝宫殿的西面走去,从华灯初上,歌舞不绝的派勒斯城堡一路向西,越走越人烟稀少。伊凡边走边思度着刚才所见的双生子,突然贝德总管开口问道:“殿下习惯早睡吗?”伊凡没料到从不多说一句闲话的贝德总管会突然跟他闲聊,虽感到诧异,不过也故作乖巧小孩子的样子说:“科尔德天黑得比阿波罗早,现在初到阿波罗,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应该会睡得比较早吧。”伊凡一边说着一边揣摩着贝德总管的反应,然而,贝德总管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气氛又陷入了沉默。看得出来,这个贝德总管,虽然对陛下的指令,都严格服从,但却并不是一个阿谀奉承之辈。应该是世代侍奉阿波罗皇家的忠臣世家。“愚蠢的忠心,这样的人,最难操控。”伊凡心里暗暗对贝德总管下了个定义。
走了大概十五分钟,终于到达靠近皇宫边境的茜茜庄园。借着微弱的灯光,伊凡看见庄园外围的围栏上碧绿的爬山虎肆意攀爬,张牙舞爪,显示出这座庄园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的事实。“贝德总管,这座庄园以前有人居住吗?”伊凡试探着投向小心翼翼的目光,贝德正在专注的取下锈迹斑斑的锁头,并没有对伊凡的疑问有任何的回应。正当伊凡准备放弃等待时,耳边响起了贝德总管浑厚苍老的声音,“抱歉,殿下,因为准备得仓促,庄园的卫生还没来得及开始打扫,可能得委屈殿下将就一晚,明天小人会安排仆人前来打扫房间,还请您见谅。至于殿下的一日三餐,小人会安排下去,让下面的仆人按时送到。”最后贝德神色凝重,把钥匙递给伊凡, 说了一句奇怪的话,“殿下,天黑之后,一定要早点睡觉,所有美妙的歌声,都是幻觉,不要刻意去寻找,因为你将一无所获。”伊凡装作害怕颤抖的继续问着:“什么歌声?”但是贝德总管不再继续开口,他标准的朝伊凡鞠了一躬,然后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去。
亲眼看着贝德管家离开之后,伊凡瞬间收起了刚刚那个害怕窝囊的表情,一边玩弄着钥匙,一边自言自语道:“美妙的歌声?呵呵,真有趣。”借着灯光,伊凡打量起了这个庄园,庄园中间是一条青石砖的小道,不过杂草丛生,青石砖只隐约可见。左侧有一个少女手捧水壶的喷泉,不过喷泉早已干枯,原本盛水的地方也成了枯枝残叶的居所。右侧是一个大约二米高占了庭院大约二分之一面积的植物迷宫。沿着青石砖的小道一直走,就是一座有些破旧,但异常坚固的二层小别墅。打开门,一股霉味混合着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伊凡皱了皱眉,观察了一下四周,还好虽然灰尘有些大,但房内的家具都盖上了挡灰的白布。拉开沙发的白布,伊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才结束了与阿波罗国王的斗智斗勇,戴上面具的表演,果然有些令人疲惫,以后该怎么表演呢?怎样才可以离开这里呢?还有鬼魅的歌声究竟是什么呢?他不愿再耗费精力去思考这些令人头疼的事情,于是闭上了眼睛,安然入睡。
可能是因为童年的缘故,伊凡的睡眠向来很浅。半夜,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歌声,轻轻柔柔,悠悠扬扬,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他并不能听清楚歌声的内容,但曲调哀怨,在这半夜无人的时刻,颇显诡异。“美妙的歌声吗?可惜,我从来不怕鬼。“说完,便起身开门,饶有兴趣的朝着歌声的方向走去,歌声似乎是从迷宫里面传来,越是靠近,歌声便越是清晰:
“    疲惫的旅人啊,你有兴趣听我歌唱吗?
空旷的沙漠中,耀眼的城市在到达前消失。
危险的海面上,美丽的海妖在拥抱后狰狞。
所有的快乐都是破灭的幻想,所有的爱情都是痛苦的表象。
你相信吗?你相信吗?我只听见死神的夜莺在歌唱。
你相信吧,你相信吧,鲜血流尽之后,你才不会痛苦,不会悲伤。
在黑色的棺木中永远做个微笑的新娘。”
歌词诡异,曲调悲伤,一遍一遍,不断重复,唱得整个庄园有一种森森鬼气的氛围。伊凡一步一步,随着歌声不紧不慢的走着,脚步利落,不慌不乱,到距离植物迷宫一米时,却忽然停下脚步。驻足停留似乎在思考什么,不再前进。微风裹挟着歌声,还在继续,欣赏了一会儿后,伊凡突然转身回头,似乎不打算理会歌声,准备回屋安稳睡觉。然而就在这时,歌声,突然停止了。伊凡嘴角漾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真是个有趣的庄园。”晚风还在轻轻的吹着,蝉虫也还在继续不知疲惫的鸣叫。似乎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夜,一直很静。

慈悲盛世 第二章

  “伊凡殿下,我们到了。”军官语气谦卑,鞠躬标准,任谁看来这都是一个忠诚可靠的属下,可是伊凡却从他低垂的眼眸中捕捉到了那丝微小的不耐烦。
“做戏,怎么也要做全套啊,真是个不合格的演员。”伊凡心里暗自嘲讽。“知道了。”少年的嗓音慵懒冷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剪裁优雅的深蓝燕尾服,配上黑色猫眼石的袖扣,白衬衫缎面丝滑,价值不菲,应着宝石蓝的领带,分外迷人。却不知华贵衣衫下包裹的,是怎样一副残破的躯壳,而躯壳里的心脏,又是如何的千疮百孔,血流如注。“没关系的啊。”少年心里想着,一面露出天真的笑容,一面又拉了拉袖口,“反正,来日方长。”少年保持着微笑,走下马车,这里是圣拉斐尔的宫殿外,军官在前面与守卫官兵似乎在交涉着什么,月亮还是和在科尔德的时候一样,泛着幽冷的银光。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如水的月光把他本就修长的身材拖得,更长更长,显得那么寂寞单薄。随从士兵与马夫们,都鞠躬低头。
夜,一直那么静,只是晚风的知了,有时多情罢了。

“尊敬的国王殿下,科尔德的伊凡王子现已到达圣拉斐尔宫殿门外,殿下,您看,需不需要宣告进见?”
此时国王正躺在红丝绒的天鹅大床上,美女环绕,美酒在怀,还有一个身姿妖娆的美女含情脉脉的喂着他葡萄,“当然了”国王眼睛微眯,摆手示意美女停下动作,说着,“野蛮国家的王子大驾光临,怎么也要去看一下新鲜,说不定比猩猩更有趣呢?对吧,瑞莎。”国王突然转头伸手,轻轻抚摸在一旁剥葡萄的妖娆美女的面颊。瑞莎美眸流转,妖妖艳艳,勾人魂魄,故作害羞,低头浅笑,含含糊糊的轻声回应。作为国王近年来难得的长期情人,她当然知道光靠美貌是不够的,尽管在这方面她的确很有资本,但是如何顺从乖巧,讨人欢心,才是最根本的生存之道。
国王满眼不屑,“那就宣,我倒要看看这个舒比特千叮万嘱需要小心看守的王子有这么厉害?”,“那您看,是否需要让伊凡王子去偏殿等候呢?”贝德总管继续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国王的态度。“偏殿?贝德你是老糊涂了吗,看猩猩还需要我去偏殿?”
“不是应该让猩猩来看我吗?”国王一脸不耐烦。
“是,殿下,我马上就去通知王子来见你。”贝德谦卑的鞠躬,心下已对这个王子处境知晓了六七分。虽然有点同情,但是世代服务皇宫的家训,使他更清楚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不一会儿,贝德总管汇报:”尊敬的国王殿下,伊凡王子到了。”
“恩,让他进来吧。”
瑞莎柔柔怯怯的说:“那殿下,我是不是该退下了?”虽然知道这个王子地位卑微,国王必定不会特别正式,可是女人必要的示弱,反而更能迎合男人的口味。国王更加动情,“瑞莎宝贝,你可是我的小心肝儿,他不过是个连自己国家都不能回的落魄王子,有什么不能看的呢?难道你不想看一看野蛮的猩猩吗?” 说完国王吻了吻瑞莎莹泽水润的小嘴。瑞莎烟波迷离,热情的回应着。
总管传报:“王子殿下,您可以进来了。”
伊凡一进房间,看见的就是一幅如此火热的场面,年过半百,满头银丝,衣襟半开的老头,正忘情的吻着一个有着少见的黑头发,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少女蜜色肌肤,身姿妖娆,眉目含烟,自带风情。仔细一闻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些许情欲的味道。“呵呵,没想到竟落魄至此。”伊凡心里暗自思揣,”想给我个下马威,好啊,那我就称你的心意。”
  于是伊凡故意害羞的别过头,假装不安的玩弄着衣袖,满脸害羞惊慌的神色。大概过了几分钟,国王终于停下了这个吻,蜜色美女气喘吁吁,含情脉脉的望着陛下,余光却在打量着这个有着白皙脸庞,高贵的碧绿眼眸泛着迷人色泽,气度如华的王子。
“不知伊凡王子大驾,让王子看见这幅画面真是不好意思啊。”口头虽然说着抱歉,可语调上却没有半分抱歉的意味。
“哼,老狐狸不就是想一开始就在众人面前羞辱我一番吗?好让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我怎么能让你失望?”伊凡目光一转,故作难为情又很害怕的样子,唯唯诺诺略带哭腔地说着:“不、不、不,是伊凡进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陛下的雅兴。伊凡不是个好孩子,求陛下别惩罚伊凡,伊凡。。。。。。害怕,伊凡。。。。。害怕。”说完,假装不经意的让国王看见他手腕上的青紫淤痕。颤抖的抱头跪下,痛哭。
“哼,还以为是多了不起的厉害角色呢,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胆小怕事,受尽欺负的落魄王子。丝毫没有科尔德的半分血性,真是丢人,哈哈,懦弱的小东西。”国王十分满意他的表现,心头现已淡化了之前舒比特的警告。假装仁慈的笑得更开了,“怎么会?我最喜欢像伊凡这种听话的小孩子了,我们阿波罗是文明高贵的国家,连落难的猩猩,我们也视为上宾呢,更何况是这么可爱的伊凡。”
国王顿了顿又继续不紧不慢的问着:“不知伊凡王子,想要在我们国家学习多久呢?”
“伊凡也。。。。。。不知道,舒比特叔叔什么时候不讨厌伊凡了,也许就会来接伊凡吧。”伊凡故作落寞委屈状。
“该说你天真还是傻呢?草包!”国王心里暗自鄙视,可表面又更加深了笑意,继续说道“没关系,伊凡想住多久都行。来人,把西面靠近的草原的那座小屋赠给殿下做寝宫,不知殿下可否满意?”
被看轻是早就知道的事,可没想到,他会如此明目张胆的羞辱。伊凡攥紧了拳头,可是很快又松掉。换上一副感激涕零的面具,“多谢陛下的收留,伊凡真是感激不尽。”目光真诚令国王满意的卸下戒备。“那既然这样,贝德,还不快带着王子去参观他的新寝殿,你看,王子都迫不及待了。”贝德面无表情的说:“遵命,陛下。”
“殿下这边请。”贝德总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伊凡颤抖的起身,故意摔了一跤,狼狈的随着总管离开了房间。
王子走后,国王得意的带着不屑的语气对着瑞莎说:“小心肝,你看那科尔德王子的狼狈样,哈哈,看着他摔了那一跤,当时我真是差点没笑出声来。长得这么清峻高贵,却没想到是一个贪生怕死,经不得磨难的弱小之辈,真是一头没有羞耻心的大猩猩。”瑞莎也对着国王的大笑投射倾慕崇拜的目光。可是啊,她分明看见了少年假装不经意解袖扣的小动作,以及,紧紧攥着的拳头,那么好看的少年又怎么会是一个懦弱之辈?怎么办?高贵的伊凡王子,我在你身上嗅到了-----同类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