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ron

【藏唐BG】极昼深渊 番外

前文请戳

  你知道的,我没睡,所以你故意问我,而我,却愿意继续与你游戏下去。

  没有太多的惊讶,从好心的"救命恩人"把自己带到刺杀任务的叶府,唐昼渊就隐隐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到底是哪里的问题呢?

没错,太顺利了,自己没有费半分力气就进入了机关重重的叶府,而且,平素的警觉并不差,却端端这次被人无声无息的下了幻蛊,却毫不知情,明明已经有过好几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了,可这一次,自己却是摸不得半分头绪,仿佛从一开始,别人就早已设计好的棋局,只等自己踏入杭州,请君入瓮。

"该怎么走?我不是早就已经身不由己了不是吗?"唐昼渊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感觉到他越来越靠近自己,潮热气息慢慢接近,在自己的鼻翼上轻轻的拍上一层薄薄的水珠,"许是房间太热了吗?"他明知故问的口气却并不让人讨厌。鼻尖轻轻地划过她灼热的脸颊,不自觉的,唇边勾着浅浅笑意。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做得毫不脸红,仿佛他本就可以对她如此亲热,最后,还顺手,故意试了试她的额头温度。温柔体贴得就像是一个刚刚新婚燕尔的丈夫。

"也许我中的并不是让我昏迷的幻蛊,而是让我迷失心智的情蛊吧。"唐昼渊在心里自嘲道,脸色绯红。
   "可就算是这样,就算我爱上了你,你也必须得死呢,对不起,我无法做到,背叛我的信仰。"唐昼渊一把抓住他的手,睁开双眼,眼神冷酷,没有一丝情面,仿佛那些脸红的她,那些容易害羞的她都是另一个人,而并不是这个出手果决的女杀手。
   睁开眼的一刹那,她看见了他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但只是一瞬,便又恢复到那副胜券在握,不急不恼的笑容。看见他这幅样子,她的心中反而乱了,不过他已经无法再阻碍自己了。
"玩够了吗?"
她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这几天连日里来那个害羞脸红的自己是装出来的。”脸上却装作毫无波澜的样子,自顾自的冷着语气保持平静的回答他:"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玩够了,我却还没有。唱戏也好,总之,你必须陪我演下去。"

叶深收起了那副轻佻的样子,语气态度强硬得不容拒绝,仿佛刚刚的那些温柔绻缱,都是另一个人的样子。

  叶深突然反握住唐昼渊抓住自己的手,欺身逼迫着朝她靠近,唐昼渊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弄得有些措手不及,连连向床榻的里面后退,而叶深的另一只手却一把握住她盈盈可及的腰。

“你逃不掉的。”

说完,轻轻挑起她错愕的小脸,他嘴角明明还带着浅浅弧度的微笑,可这个吻却没有一丝温柔的味道,反而情欲与残暴甚浓。

他似乎并不着急一开始就撬开她洁白的城墙,而是伸出舌头,浅浅的在她的唇瓣上摩挲,一点一点勾勒着她的唇纹 ,再一点一点加深这个力度,直至身下的可人,呼吸变得愈加急促,紊乱。终于,她的一声嘤咛,让他得到了可以攻城掠夺的机会,迫不紧待的进入她的温暖禁地,她真的好清甜,口腔中的结合,都是栀子花淡淡的香气,他扫过她洁白的贝齿,上颚,再继续深入,与她纠缠,交换。强迫着让她接受习惯他的气息与节奏。直至感到身下的人紧紧揪着他衣服的手,缓缓落下,他才结束这个情欲满满的吻,而身下的宝贝嘴唇早就红肿水润得不成样子,眼神还有些迷蒙,发现他在看着自己才害羞得把头埋进被子里。真是个反应慢半拍的宝贝,还想再继续进一步动作,可是想起过几天的事。

在心里轻笑了一下,“反正你迟早都我的人。”

于是收好药碗,轻轻的为她关好门。唐昼渊现在是切切实实的能感受到他的鼻息了,不再若有若无,混合着他身上幽幽的檀香,甚是好闻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甚至让她没有机会放出她的迷魂钉,不,应该说,她早就放弃了,遇见这么个无赖,自己却是早就对他无计可施了。

“从一开始,你就知道的吧?”唐昼渊苦笑着。

不愿再去想那些烦心事,她小心翼翼贪婪的闻着被子上还残留的檀木香。沉沉的睡去。

 

我是even,着篇文章应该算是我的第一篇完结吧,本来不打算写番外的,感觉我正文写得太清水了(O(∩_∩)O哈哈哈~其实是在草稿箱里发现以前准备写没有写完的一个小片段。)想着就把他写成小番外了。这个坑想了好久,实在太喜欢藏唐了,本来藏剑男主想写叶英的。但是文笔有点弱,我怕写不好庄花,而且冷血当然要一个轻浮的呀~~~~哈哈哈~大家开心就好。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