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ron

岛凉-勾引 5

摸不清自己对他的感觉。山田凉介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十六年里,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在遇见中岛裕翔之前,山田一直自诩是个聪明早慧的孩子,至少在情商方面。

他从有意识起就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怎样的行为,足够讨人欢喜,惹人喜爱。

这样的实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戴上面具,扮成别人喜欢的样子,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大概是从幼儿园吧。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能从老师那里得到比其他小孩子多一半的糖果了。真是狡猾,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一直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父母眼中的乖宝宝,邻居亲戚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的山田凉介,却在突然地某一天晚上,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究竟是为谁而活啊?究竟是谁喜欢这幅乖巧的样子啊?他忍不住在内心嘲笑自己以前的虚伪。

“不是你,山田凉介这不是你的样子。”他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的胸口,他能感觉那颗跳动的心脏在向他警告。

可是,自己究竟是属于哪个样子的呢?他想问问自己的心,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答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没有答案,那试试变坏好不好呢?

抱着这样的心情,第二天就去染了一头黄毛,用冷漠和我行我素包裹住自己,用拳头和战绩刷新着别人对他的印象。然后在偶尔怀念那些以前自己对着别人予取予求的时候,他就会去泡吧,凭借自己好看的外表,和勾人的手段,勾引一个一个男人。他觉得他几乎能看懂以前的任何一个和他在酒吧里暧昧的对象,他们想要什么,无外乎都逃不出欲望二字。

唤不醒的,他们的眼睛连着灵魂都住着金钱和性欲的美梦。

他其实是有些失望的,因为泡酒吧的初衷其实还带着些单纯的愿望。会不会有这样一个人,自己是看不懂他的。他的眼睛纯洁而又神圣,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欲望,让他感到自己渺小的同时却又忍不住的心驰神往。他期待并且相信着,在这样的人的眼中,一定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真正的样子。无端端的,这可笑的理由,可自己却十分虔诚的相信着。他是带着这样的信仰浑浑噩噩却又无比坚定的寻找着。每一天。

直到那一天,在那个巷口,在那个清傲的少年身上,他找到了。只一瞬间,坚固的围墙就被摧毁了,他迷失了,看不见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去勾引这个自己看不懂的男孩子了。他终于懂了,自己为什么会一直不探索缘由的相信,只有在那个人的眼中才能看见最真实的自己。

这不正是因为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讨得他的喜欢,可不就只好笨拙的显现出最原始的样子一点点的去努力了吗?无从下手去应对,却又无法不被其吸引。中岛裕翔对于山田凉介,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吧。

   山田凉介是在数学课上收到的短信,内容很简短,没有什么多余的内容,就只是一个简单的时间地点,对于以前的山田凉介这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

“约架?”山田凉介看着手机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

这要是放在以前,有人找他约架,对他而言简直是荣幸之至的事,因为他简直就是爱死了对方因为自己的外表轻敌,最后被踩在脚下苦苦哀求的那副表情。这种大反转似得狗血八点档,相比于每天淡如白水的生活,他自然是玩不腻的。

然而现在,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认真听课的中岛裕翔,干干净净的侧颜,沉浸在知识的世界,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眼睛却是说不出的专注。

他犹豫了。

心底里一种叫做恐惧的情绪在悄然滋长,通过细小的毛细血管,直至神经末梢,他能感到那种前所未有令人心悸的冰冷感正在蔓延遍布全身。一阵恶寒。

他害怕什么?害怕中岛裕翔知道自己的过去,作为不良的事实。害怕他的不喜欢,他的厌恶。

他的一点点讨厌,都足够令他发狂,但是现在,他需要向自己的“过去”做一个正式的道别。

好提醒他们,不要再来打扰自己现在的生活。否则下场?

“今天就知道了”。山田转过头来,认真听课,没人注意,他的眸光暗了些。

虽然编了一个找不出破绽的理由准备说给中岛听,可是真的在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他却还是有些心虚得没有底气,语气也变得有些轻飘飘的。好在中岛也没有起疑,只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利落的提着书包走了。

山田凉介偷偷跟着他后面,直到看见他上了公交车,这才舒了一口气。走路的动作也随意起来,转过头,朝着公交车相反的方向走去。

山田低着头漫不经心的踢着小石子,专注的看着它忽左忽右规律的运动轨迹,突然,小石头停滞在了某双皮鞋的底下,打破了原本的规则,山田凉介有些恼火,顺着皮鞋抬头,眼神冷冷的看着前面的人。

 面前的人见他一抬头,更是得意了,被烟熏黄的牙齿配着夸张的表情,看得山田直恶心,山田侧了一下视线,对方大概只带了3,4个小弟。

“还好,如果废话少一点的话,今天应该还有时间写作业。”山田在心里暗暗地思度着。

“原来传闻中的山田凉介这么好看呐。还打什么架呀,直接跟着哥哥我,不就好了吗?”作势准备顺手向山田凉介的脸蛋摸去。山田迅速的握住了准备对自己意图不轨的那只手的手腕。

原本没有半分波澜的表情,嘴角却开始绽出了一个娇媚的微笑。

“那就要看哥哥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语气柔柔的,像是挠在人心上,痒痒的。可手上的力气却没有衰减半分,反而在暗暗地发力。

对方的笑脸瞬间就凝固了,然后不断崩塌,面色却是越来越痛苦难耐。如果仔细听,甚至还能听见骨节的咔咔咔声。那个人的那只手大概算是废了。

那个人嘴巴艰难的只能吐出“你。。。。。。”另一只手作势想要反击,却被山田抢先一步制衡。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上!”那个人气急败坏的大声呵斥。

周围的小弟这才从山田的美貌中惊醒,蜂拥而上,把山田围住,作着准备攻击的姿势,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先动手。山田看着周围的一个二个胆小怕事的小喽喽,冷笑了一声,就松开了对方的手,掂量着他们老大应该没那么快恢复过来,随便找了一个最不顺眼的,开始各个击破,没一会功夫这些小喽喽都被打得落花流水,一个二个鼻青脸肿的滑稽样子,逗得山田开心得不行,出手也越加带劲。以前的山田出手都保存着几分实力,故意放点水,这样对方下次才好再来找自己。可这一次不同,不做狠一点,不能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出手也是异于平常的凶狠。只是可怜了就这次来找他挑事的人,以为捏了块软柿子,实际上却是踢到了一块大铁丁。山田正玩得酣畅,看着这些小喽喽七零八落的趴在地上,直不起腰来,轻笑一声,握紧拳头,回过身来,得意洋洋的准备收拾他们老大。

而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让山田凉介挂在嘴边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中岛的出现,完全出乎了山田的预料,他甚至还带着耳机,纤尘不染的样子,仿佛与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此时,中岛正活动着打得有些酸软的手腕,而他的脚下,那个老大,正趴在地上喘息挣扎着,门牙都给打没了一颗。一看就是被旁边的人揍得不轻。好不滑稽的场面,可山田凉介却笑不出来。眼神中的戾气也在看见中岛的一瞬间,消散了,只是呆滞的看着他。

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在那呆呆的站着。

说些什么,做点什么,他会信吗?

在山田凉介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周围都好像是进入了一个慢镜头,一切动作都慢了下来,世界寂静一片。

从喜欢中岛裕翔开始,自己一直就像是在薄冰上行走,明明已经足够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份脆弱了,却还是一不留神,掉入了刺骨的冰水里。

他看见中岛裕翔的拳头上苍白的骨节,朝他挥过来。

也对,他是应该生气的,被一个不良少年骗取了友谊,是该生气的。

山田甚至还有点高兴,他是生气的,至少他在乎自己。于是山田就这么闭着眼,不做任何反抗。然而等了几秒,疼痛并没有向他预想当中的出现。山田不解的睁开眼,他看见中岛刚刚挥过拳头那只手,有力的牵住他,中岛的手温有些冷,却已足够温暖他。他还有些困惑不解,中岛似乎在朝着他说什么,然而此刻山田却并没有注意他究竟对他说了些什么,重要的是,中岛牵着他的手,那么有力,以至于他只能被动的跟着他,带着一路朝小巷外狂奔。他回过头去,只看见身后远远的,那一群地痞流氓似乎还在气急败坏的骂骂咧咧着什么。又转头朝前,看向中岛裕翔,他看见中岛认真奔跑时的侧脸,微微的起了一层薄汗,以及那只坚定不移牵着自己的手,山田凉介甜甜的笑了,于是更加用力的抓紧了那只手。

 

不会放开了,我的男孩。山田在心里默念道。

 

一路狂奔了许久,都差不多快到山田家了,中岛这才停下脚步,松开刚才紧紧牵着山田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顺了顺气息,转过头,假装生气的质问山田,

“亚麻酱,是笨蛋吗?”

“嗯?”山田还在留恋着手里的余温就被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バカ,刚刚那个人都在你后面提着棍子都准备打你了,还在那闭着眼睛呆呆的,真是バカ。”

山田凉介这才知道原来他当时那个拳头根本就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内心有些好笑自己的行为,连眼睛也藏不住笑意。

“还笑。”中岛假装更生气了。可是啊,山田早就看出他没生气了,你看那个少年语气早就不知不觉的变了调。山田忍不住眼睛都要笑弯了。

中岛看着他圆圆的笑脸,脸上也不知不觉的浮现笑意。好笑的摆手。

如果有路人看见,大概会觉得他们俩有病吧。明明什么都没在说。就是互相看着对方,脸上却是消退不掉的笑容。

太阳准备西下了,山田去小卖部买了两只草莓冰淇淋,一只递给中岛,一路上他俩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走着,什么也不说,气氛却毫不尴尬,反而分外的默契。

快到山田家门口了,山田还是有些忍不住了,歪着头问他:

“Yutokun,不问我为什么会打架吗?”

中岛认真的舔着冰淇淋,不回答。

山田又继续问:

“也不问我为什么没有像我说的那样去找我以前学校的同学吗?”

中岛还是专注的舔着冰淇淋,不作回答。

山田这次,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他,认真的问着。

“真的,不问我吗?”眼神真挚的看着中岛裕翔。

中岛裕翔这次终于停下了手里舔冰淇淋的动作,回过头去,对上山田认真的眼神。

“并不一定都要知道啊,亚麻酱你这么做有自己的理由吧?"说完又顿了一下。
"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我就会知道了。”

然后又转过头去继续舔他的冰淇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自顾自的走着。

莫名的,山田的心中涌出一股暖流,缓慢的,轻柔的,沿着四肢百骸温柔的充盈着全身,暖洋洋的,怪舒服的。他笑了一下,快步走上前去,追上中岛裕翔,假装不经意的,牵他的手。

真奇怪,明明才开始握的时候,冰冰冷冷的,现在却温暖异常。他想,刚刚一定是错觉,中岛裕翔明明一直都这么温暖呐。

“バカ”中岛裕翔无奈任由他拉着,语气却是说不出的温柔。

夕阳的余晖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山田突然希望这条路长一点,再长一点,长到就算把这一生都耗在走这条路上面,好像也是一件幸福的不得了的事情了。想到这,山田凉介笑了。

----------------------------------------------------------------------------

我是不是真的拖得蛮久才更啊(废话,你还好意思说)不好意思,因为我实在纠结这个情节,大纲删了又改,改了又删,最后才敲定把这个情节提前。

看着第四章热度一下子高上去,其实我真的超级开心,更加坚定了我想把这个故事写好的决心。但是文力有限,很害怕写崩,所以纠结了好几天的情节,昨天晚上才好不容易有了点我满意的灵感。这章可能大家发现甜甜没有这么甜了。因为之前写得很甜我很害怕我在这么写下去,本来ooc的文就更ooc了,他确实很甜,但是我想给他带入一点真人的个性,对别人游刃有余对中岛苦手,这是我眼里看见的山田凉介。而最后那里,中岛不问他原因,我也是偶然想起微博上,中岛裕翔曾经说过,对于喜欢的人,并不是喜欢就要全部知道的性格,我觉得这个点很戳,就用了一下。另外虽然没有多少人看吧,不过我真的特别呼吁(希望这次不会被其他人讲,那天我真的太真情实感,有阴影😂还写啥分析稿,还好删得早😂),太太回来吧,我们离不开您写的文。真的不要为了其他不相干的人,就这么放弃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清自清,浊自浊,我等您回坑。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