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ron

驶向天涯海角的光明号列车

这篇极虐,且ooc慎点

 

最近精神不正常的产物。

 

厌世作家X微笑抑郁症患者

 

 

(一)

 “请问中岛作家对于理想的另一半是怎样定义的呢?”

“优雅,知性,穿着阔腿裤姿态优美的独立女性。”面对着闪光灯,中岛露出了适场合最得体的笑容。

“那这样的描述,我想全国上下服装店的阔腿裤可能都要脱销了呢.”妆容精致的女主持人一面掩面微笑,一面假装不经意的往后捋了捋头发。

竭力做出一幅优雅的样子,真是刻意。

假话,全都是些假话,不过是上得了台面的冠冕之词罢了。

观众理所当然的推测,不如就顺着他们的喜好就好。讨得他人自作聪明的欢喜,自己也省去了解释的麻烦,解释什么呢?似乎连他自己本人也搞不清楚自己的理想型,究竟应该是怎样的。

理想的另一半?

不存在的。

中岛曾经也以为自己会喜欢那样的女性,大概是从国中时期开始,自己就因为好看的相貌和捉摸不透的气质而受到女孩子们的欢迎,来来往往也和这样的对象,谈过几次恋爱。可每一次的新鲜劲头一过,自己就开始陷入了对过往认知的无限否定中。优点变成缺点,优雅也成了造作。然后对方就会很快被自己迅速厌弃掉,恋情最终走向分手。

分手的时候,女孩子们哭哭啼啼的纠缠,总是让他很无奈,谈恋爱之前的端庄样子哪去了?只是在一起了几天,就会爱得不得了吗?

中岛不信。

似乎每一段的恋情,都是在自己的这样的厌烦的情绪中戛然截止,对方没有过错,错的是自己。太容易就能感知到人类情绪的变化,甚至于在对方来不及做出回应之前,脑海中就已经想好了一万种对策。

判断失误了不要紧。

因为下一步,我知道该怎样哄好她。

太过于敏感的内心,适合写作,却并不适合生活。

中岛觉得,他真的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表情运用的技巧早就已经娴熟得不得了了,人群的眼睛就像是无数双闪光灯,注视着自己,带着各样的心思与目的,眨眼之间,也能咔嚓作响。

今天你以为的,对我这个人的喜欢,感动,钦佩,崇拜。你觉得那是因为你从我作品中看见了我的另一面。等到了明天,所有的热情消退,冷静下来,残存在大脑里的。

“哦,那是个英俊的男人。”这才会是最深刻的印象。

带着公式化的微笑,得心应手的躲过了迎面走来的女主播暧昧的邀约。打开手机,订一张晚上去往镰仓的火车票。

是深夜的火车呢,明天,就能看见大海。

(二)

第二天中岛是被车窗外的阳光刺醒的。

乳白色的棉纱窗帘被染成了半透明的蓝色,表面隐隐浮起一圈金色的光芒,更多的阳光从窗帘间的空隙涌入,直直的,落在前排座位背靠的蕾丝钩花上,也落在中岛大腿间浅蓝的牛仔布料上。痒痒的,热热的,有点勾着他的心,中岛眯了下眼,扶了扶头上那顶白色的棒球帽,然后起身去提旁边的行李。

列车在这时候停了。

出车门之前,中岛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一片海,能让自己在看见它的第一眼,心绪便如此的宁静。

该怎样去描述那样的场景呢?

那是一片蓝,一片一望无际的蓝,颜色干净,澄澈而透明,阳光像细碎的金子随着海波上下轻微的浮动,光与影,蓝色和金色在蓝天白云下奇妙的交织在了一起,海风有海风的味道,海鸥有海鸥的轨迹。镰仓的海,第一眼看上去,甚至会产生它是静止不动的错觉。

安静而平和,是包容一切的柔软力量。

中岛觉得此刻的内心很宁静。

度假的旅店,是之前坐飞机的时候为着打发时间而翻看旅游杂志上的top10佳的网红私人旅店。杂志上的照片清新而美好,阳光下的玫瑰娇艳,傲娇的小猫在白色的木板凳上伸着懒腰,面朝大海的背景虚化,远处似乎模糊有一个黑色的小点,像远处的一艘帆,又像是近处的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却莫名的让中岛觉得很在意。仿佛真有个人,置身于海中,等待着他的救赎。中岛知道自己不是所谓救世主,那种善良的天性,也只是偶尔闪现,但现在,在他身上,至少一种感觉是能让自己清醒的认识到的,不舒服的无力感,没有任何办法的颓然。于是作家好奇心的使然,当去镰仓看海的那个念头突然出现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犹豫的订了这家旅店。

因为是淡季,旅店主人很欣喜的接受了他包下所有房间的预约。

接待他的是这家旅店的主人和他的儿子,主人是个严肃的40多岁大叔,不苟言笑,但礼仪周全。与他相反的则是他的儿子,热情开朗,简单的圆领白t恤在他身上,小小的个子,很可爱,主人招呼他儿子过来的时候,少年手里还在托着盛满玻璃空杯的托盘,向吧台走去,听见有人叫他,惊讶得手上的托盘差点掉了下来,还好眼疾手快,高脚的玻璃杯在托盘上摇晃了几下,又很快稳定了下来,少年长嘘一口气,美丽这个词可能不太能用来形容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可是在那个情况下,中岛只觉得这个词才能配得上他,真的是个美丽的孩子。

于是他们开始握手,对面人扯出一个美丽的笑容,可不知道为什么,中岛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原谅我,如果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那个水中的背影真的是你,我一定会马上不顾一切的来找你。

(三)

简单的吃过午饭,中岛决定去海边走走。

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去看海,中岛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海岸边沿,看着潮水起来,又落下。

那些过往经历一遍一遍开始在脑海中不断回放。

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工作太忙,也不好好念书,老师上课,自己的脑海里各种妖怪就开始粉墨登场,一会儿化身御龙的骑士去拯救公主,一会儿变身动感超人维护世界和平。脑子里就没闲下来过,放学回家的路上甚至遇见一只梧桐树上的独角仙也要和它对话半天,独角仙大人能告诉我世界上有没有外星人,独角仙大人我能和你一起去你的树洞看看吗?其实说白了,他只是一个孤独的孩子,一个孤独的封闭了自己而又无时无刻想要去和外界接触的外星人。长大一点突然开始羡慕校园里那些受欢迎的人,于是有意识的塑造一个好学生的形象。拥有了特权的生活是不是会拥有更多的朋友?结果显然是的,领着一群孩子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夕阳下的梧桐树,路过的时候,他看见一只独角仙从树上掉了下来,在乌黑色的沥青公路上翻着肚子,挥舞着触角,不知疲倦的转圈圈。于是他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回归到欢声笑语的队伍中去。他已经不再是只有独角仙朋友的少年了。

再到后来一点,随着年岁慢慢增长,连对想要朋友的热情也渐渐冷却,身边来来走走,好久的不联系,或者朋友圈子的变化,他总会失去他们。其实在那些关键的分离节点,他是能感受到的,如果自己再热情一点那这份感情是不是就能一直持续到永远?

但中岛从来也不是一个主动去挽留的人,一次也不是,或者说,他是刻意的。刻意的去感受失去的那种无力感。

他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和女人,每次在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扮演好先生的形象,不管是红灯区的妓女还是上流社会的名媛,他总会保持得体的言谈,不俗的外表,到位的礼仪。然后悄无声息的偷偷观察着他们,打量着他们。一面享受着他们虚无的赞美,一面鄙视他们殷勤的嘴脸。在《utopia》获得大赏的时候,村上前辈曾在颁奖典礼上和他说过,你其实活得相当矛盾。那时他捧过奖杯的手一愣,连看对方的笑容也觉得颇有深意。但是闪光灯还在闪动,微笑还得继续保持。

下了颁奖礼马上匆匆忙忙的去找到前辈问他什么意思,前辈却一拍脑门,一幅疑惑的样子说,你的书的最后一句话难道你忘了吗?

是啊,我活得相当矛盾。

明明就放不下世俗的名誉与地位,却还要无比的厌弃痛恨那些给予我名誉与地位的人,嫌弃他们的粗俗,见识短浅,得意自己的狡猾和演技满分。

然后,我到底在鄙视他们什么?

明明,我其实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那些躁动的,不安的恶意,仿佛都随着浪花拍打海岸的一阵阵冲击声,传向了远方。

理清了一切的大脑,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如果愿意,我是否应该继续前行,去往未知的更深处,寻找自身的救赎?

也许是出云的太阳,光芒实在太过迷幻。

大海的深处像是有种神秘的力量在召唤,中岛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朝着大海的深处走去。

温暖的海水一寸一寸的从脚踝那里温柔的舔舐着自己,中岛觉得远处的太阳好像也没那么耀眼了。

被那个孩子一把抱住的时候,中岛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朝着海走了很远,之前阳光披拂的温暖都是假象,腰际间黏腻冰冷的触感才是海水最真实的温度。

鼻息之间仿佛忽然盈满了月桂的清香。听觉还停留在他黏糊糊的语句末梢。

“客人,请不要再继续往前走了,这里是海。”

背后人发sama的尾音很好听,还有,这是个柔软的拥抱。

中岛低了下头,圆圆小小的五指紧紧的锁在自己的腰间,看上去就很软的样子,很想让人伸出手来上去捏一下。突然生出眷恋让中岛觉得自己的心里盈满了暖意。

于是那一刻,鬼使神差,他突然很想模仿一下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在这样的现实世界究竟会有怎样的故事?于是他听见自己以平淡的语气开了口,

“我好像没有什么想要的呢?”说完苦笑了一下,“没有什么人是真心爱我的,而我也好像爱不了别人。”

中岛覆上了山田的双手,话锋一转。

“但我觉得我爱上了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他明显感觉抱着自己的人突然僵了一下,中岛想,果然还是不能的吧。

于是准备继续向前,突然感觉埋在腰间的手臂一紧。

他听见身后的人说,“好。”

对方的鼻音又黏重了几分。

看不见表情,中岛觉得,他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对不起,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真的爱上你.

(四)

已经是大概黄昏的样子,中岛转过身,他看见巨大的半圆迟缓的从海平面慢慢落下,很快回过头,山田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腕正往回走,落日的余晖温柔的披拂在他的身上,他的背影有一层光圈,钝钝的柔和。他走得很慢,脚步之间细细碎碎的,他握着自己的力气很大,但其实自己想挣脱也是可以挣脱的,不过,中岛喜欢被他握着的感觉。就好像心口被盈满了,焦躁的坏情绪全都消失不见,此刻他一点也不着急,任由着自己跟随这个孩子的脚步,不去做任何的揣测和想法。和他在一起,连空气都是舒适安逸的,一路上海风很温柔。

中岛跟着少年回到旅店,经过一楼前台的时候,大叔并不在。

少年“蹬蹬蹬”的带着自己爬到阁楼,推开门,打开灯,光亮的颜色一下子占据了中岛的视觉,白色的衣柜,白色的灯,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少年的房间是白色的,并且十分整洁,一看就知道是个爱居家的好孩子。

他的床放置在房间的最左侧,床柜上放置着几本书,细心如山田,连书的封皮也都被完整的包上了白色的封纸。

出于职业习惯,中岛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去翻动那些书,而山田此时却突然拉着他的手走到窗边,笑容非常明媚,语气柔柔的却也掩盖不住兴奋,”我在这里看见过流星哦。”

中岛只觉得他孩子气得可爱,于是他低下头,侧身抱着他,压低了嗓音耳语道,”那你许了一个什么样的愿望?”

他们之间的气氛甜蜜而又安静,突然中岛听见少年的声音清脆而又平静。

“我希望我能在十八岁这天死去。

中岛一愣,突然感觉怀里的温度低了许多,他把自己和山田的距离拉开了些,开始认真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他的表情还是微笑着的,望着远处的星星,看上去无忧无虑。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少年眼睛里的内容远比自己想象的丰富许多,他开始有了兴趣。

“那你今年多少岁?”中岛试探性的开口询问。

山田不言,空气又再一次的安静,只是已经和第一次的气氛完全不同了。

中岛正思索着什么继续下去的内容,这时,突然山田凉介转过头,用温柔的上目线对着中岛的眼睛。

 “客人,但是我喜欢你呢。” 眼睛亮亮的,中岛觉得比星星更亮。

他把头抵在中岛的胸口,在中岛的胸口画圈圈,突然一下抱着他的腰,以垂直的上目线望着他软软的开口,

“我好喜欢你,你身上的味道好干净,就像阳光一样。”说完少年踮起脚尖,努力的够到中岛的领口,着迷的嗅了一下,开心的笑了,眼中满是纯真的颜色。

 “您之前说的爱我是真的吗?” 他的表情充满了期待。

中岛不知该如何回应,面对着少年纯粹炽烈的爱意,他只觉得自己刚刚那个恶作剧的表白充满了恶意。

“对不起。。。。。我。。。。。。”

话还没说完,对面少年的表情突然一下子垮了下来,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消极疲态,低下头,喃喃自嘲的说道,

“果然像我这样肮脏的人,根本不会有人真心爱我。”

少年不再理会中岛,慢慢的走到墙角,蹲下,抱着自己的双臂,开始小声的啜泣。

中岛不知道少年的过去,但那一刻,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他想去抱紧他,紧紧的抱住他。抱住那个同样孤独敏感的灵魂,于是他真的走了过去,蹲下来,伸手抱紧了他,他是那么小小的一个身躯,那么幼小,需要保护,好害怕下一秒就会消失掉。

中岛对着他的耳边说,“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呢,你以为我要拒绝你吗?”

“不会的,永远不会的。”中岛温柔的亲吻着他的耳尖,又接着说道,“我想说的其实是,对不起,我会从这一刻开始好好的去爱你。”

中岛突然感觉,有个小小的怀抱向自己张开了双臂,很温暖。

(四)

于是他们开始做爱,中岛将他抱到床上,洁白的床单纤尘不染,就像他眼中的神色,瞳孔里的人只有自己。他虔诚的去亲吻他,从小巧的鼻尖开始,到优美的锁骨,最后到洁白的脚踝,他亲吻着他的每一寸皮肤,仿佛这样就能更多的感知到对方的孤独,在准备进入的时候,少年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开口,他说,“我不是第一次了。”

中岛将对方的手放下,认真的改成圈在自己的脖颈上姿势,笑着对上他的眼睛说,“那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是第一次。”

接着对方发出一阵又长又魅的呻吟,这是一个漫长的夜

(五)

中岛是被一阵闹铃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怀里抱着的人已经不见了,中岛想,大概是去做早餐了吧。作为一个被神经衰弱症困扰多年的患者,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睡到这么久,日上三竿,阳光铺满了整个房间,金灿灿的,就像山田一样舒服温暖。中岛想,山田这么喜欢白色,是不是因为晴天的时候,只要拉开窗帘,整个房间就能把阳光吸得饱饱的。

床柜上的衣服叠得四四方方的,床下的拖鞋,规矩的放置着,也是白色的。

中岛踩上拖鞋,拿起衣服,白色的衬衫带着阳光的暖意,温柔的贴合着皮肤,就像那个人一样是温暖的,中岛想到这,忍不住笑了。

拿起外套的时候,发现衣服下面有一个白色的信封和昨天那几本白色封皮的书,不同的是,今天的封皮是拆开的,那是自己写的书。中岛愣了一下,然后拿起信封,没有拆开,他把它放进了口袋了,没有署名,上面什么都没有。但中岛知道,这是给自己的,山田可能永远的不会回来了。

离开的时候,旅店里还是一个人也没有。他带着耳机,赤脚走在沙滩上,感受着海水一寸一寸的没过腰际。

一天的时间足够爱上一个人吗?要是以前他一定会回答否定,但现在,他不确定了。

中岛只知道他从未像今天一样,心绪被另一个人所完全占据,没有一点的空间是留给自己的,会忍不住回忆那个人对自己笑的样子,会怀念他手心的温度,颈间的气味,会留恋他说爱我的声音,会幻想和他在一起的以后,每一天的温暖和幸福,最重要的是,他不在了,心会隐隐作痛。

“所以。。。。。。这就是爱?”中岛喃喃自语的伸出昨天握过他的右手,覆向自己的心脏。

然后从右边的口袋中把信掏出来,拆开信封,山田的字迹和他本人一样,圆圆小小的,有一种幼小而又顽强的生命力。

亲爱的中岛先生(我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可不可以说亲爱的。。。。。。。 (⊙ˍ⊙)):

我真的喜欢你好久好久了呢~,你的每一本书我都会去买,我其实是你的狂热粉丝哦~(没有想到吧<( ̄︶ ̄)> 好啦该严肃正经啦,不然就不太适合这种场合了。╮(╯▽╰)╭)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和满足过。

第一次有人说他爱我,而且那个人还是你,知道吗?这是我连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场景。

我曾经一度认为世界是灰色的,在疼爱我的母亲死后,被醉酒后的养父侵犯的那个夜晚,我觉得外边的星星都好像为我流干了眼泪。我该去指责他吗?可如果十六岁的生日那天,我没有闹着脾气非要吃海角口岸的那家蛋糕,温柔的母亲也不会因为疼爱我,迁就我,在去给我买蛋糕的那条公路上发生车祸。藤岛先生也不会因此自我封闭,从而变得性情古怪。他每次都这样,喝醉了酒就侵犯我,仿佛迷糊之间,他也不觉得自己在犯错了一样。清醒之后又会一直不断地和我道歉,塞给我钱。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才好?养父吗?恶魔吗?

他曾在醉酒时候对我说过,这是我应得的,这是我应得的报应。

对,这就是我的报应。

如果那天,我没有和以前一样那么任性就好了,这样。。。。。。爱我的人也不会离开。

我才不会发现,我其实除了母亲的爱,根本就一无所有。

知道我怎么认识你的吗?是我的小rika带我找到你的哦~那是一个下雨天,我的俄罗斯蓝猫跑掉了,我很难过,于是打着伞去街上一家一家的寻找它,结果到街角的时候,那家书店的主人正数落它抓坏了自己家的书,我赶忙去救下了它,书店主人却叫住我,让我赔rika抓坏的书,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你的书,你不知道的吧?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看书,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头都大了,但在rika抓坏的那一页里,刚好有别人拍你看海的照片,你长得真好看,那天明明是下雨天,我却在你的照片里嗅到了阳光的味道。照片底下有你的题记,你说,泰格尔说,道路虽然拥挤,却是寂寞的,因为它是不被爱的。但我相信你的爱。让这句话做我最后的话。于是那天,我心满意足拿着早上藤岛先生因为抱歉塞给我的钱付了书费,抱着你的书和rika一起回到了海边。

你的书里说,你曾经想过,长到十八岁,就把所有的心愿完成掉,然后去自杀吧,因为人生轮回往复,等不到爱我的人的话,世界真的会很无趣呢。

我想了一下,我的心愿只有一个,那就是快点结束掉这样阴郁沉闷的生活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爱我,而我也不会等到爱我的人。所以十八岁那天,去自杀吧。好像也还不错。

你一定不知道吧?昨天其实是我的生日呢。我从来没想过老天其实还会对我这么好,能让我在生日那天,看见一直那么喜欢的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其实我只要偷偷的躲在墙角看一眼你很开心了,没有想到还能握到你的手,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超幸福的 ( ̄ˇ ̄) 

那天你走后,我就按这一直筹划好的步骤结束了藤岛先生的生命,终于不用这么恶心的活着了,他应该也会感到很开心吧。后面当我打算去海边自杀的时候,我看见了你的背影,你在往海里走,你这么好,怎么可以去自杀呢?所以当时我就想,无论如何在结束自己的生命前,怎么也要把你留下来,不管任何方式,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给你。所以当你说你爱我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试一试再活一段时间好像也是个不错的决定呢。

第二天清醒的时候,睡在你的臂弯里,我真的觉得幸福得那么不真实。那么干净的你,却愿意和这样的我在一起。我现在算什么?在逃杀人犯?就算你能原谅我,我想我自己也不会容忍这样的自己站在你的旁边。所以,今天早上我去自首了。谢谢你在我灰暗的人生里给了我如此莫大的奇迹。我会带着这份爱,好好的活下去。

                                                                                                山田凉介

                                                                                                2018.5.9

中岛看完了他的信,将信纸一扬,让它随风吹到海里。

他的眼角有湿湿的液体溢出,“傻瓜,我才不好,一点也不好。”

我以为我之前身处地狱,原来和你相比,这些都不过是无病呻吟而已,余生我会好好活着,等你和我一起幸福的活着。

于是他回头转身,海水一寸一寸从他腰际以下退去,他朝着小镇上的警局走去。

 

 

-------------------------------------------------------------------------------------------------------------------------------

 

同生或共死,这是我能想到的有关他们俩的结局。中岛打算共死的伏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最近丧得不行,对现实生活有时候感到恍惚,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中岛。像文里写的,中岛根本就不懂他所谓的世间辛苦和他的经历比起来其实根本不值一提。而山田的微笑和无所谓,其实也算是对生命中无法跨越的痛苦的一种逃避手段吧?一天可以爱上一个人吗?但如果是他们,好像一切又都合理了。他们本来就是为对方而存在的。哪怕是病病的,丧丧的,能治愈对方,也只有对方而已。

车链已全部维修,食用愉快。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