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ron

Faithful Healer(ABO)下

ABO怎么可以没有车呢~答应大家的来啦~

山田撩介登场~

(十五)

他在一片黑暗里,四周什么都看不见,他的头顶有一束光,光的亮度只够他看清自己。

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于是回过头问,

“你是谁?”

“我是你的影子。”

“我的影子?”

他低头,这才发现,光明之下,他的确是没有影子的。

他想再次听见对方的回答,然而这一次,黑暗中的声音却没有再一次的如期而至了,接着他听到一阵脚步,“哒,哒,哒。”不徐不疾。

有人向他走来,越来越近。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心很慌,下意识的朝着反方向奔跑,却发现,周围到处一片黑暗混沌,看不清方向,头顶上的那束光一直跟着他,躲到哪呢?好像无论跑到哪,那阵催命的脚步声都不会停止一样。

“哒,哒,哒。”

他跑得气喘嘘嘘,却不敢停下。

“碰。”他撞到了一块怎么也穿不过的空气墙,疼得呲牙咧嘴。

“你就只会这么逃避吗?”

黑暗中的人再次开口,声音似乎是从他的前面传来。他正想开口辩驳些什么,突然空气墙前亮起了一束光,拥有着和他一模一样脸的人神情倨傲,俯下身,玩味的看着他说,

“现在,你来做影子。”

说完,他发现,他的光消失了,他终于真正的融入了黑暗里,不被人所发现,而那个人,朝着他所到不了的光明走去.

(十六)

中岛醒来的时候,背心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片。周围到处都是自己信息素的漂浮,熟悉的柠檬味。。。。。。不,好像还有些其他味道,总之,那种强大的压迫感让人很不舒服。

强压住心里的不适,起身走向浴室,他刷着牙,抬头不经意间看了镜子一眼,不知怎么的,他突然联想到了昨晚的那个噩梦,想起对方玩味的笑容,一时之间,不寒而栗。

他向来是不把这些无意义的事放在心上的,就算上大学时期,同宿舍的伊野尾再怎么反复和他强调,梦境与自我意识的联系,并且老是有意无意的暗示他,是不是在逃避些什么?

该怎么说呢?他很信任inoo,可无论他多么的努力,真的就是该死的一点也想不起来,在那些丢失的时间,都做过些什么。

“叮咚,叮咚,叮咚。”一阵门铃声打断了中岛的思考。

“会是谁呢?”

中岛的朋友很少,虽然从小到大别人找他帮忙,他很少拒绝吧,但与同学的交往大多也都仅此而已。

“大概是inoo那个家伙吧,要不然就是上门推销产品的保险员吧。”中岛想着。

屋子里的暖气很足,中岛随意的披了一件米黄色的针织长外套,出门才发现天气有些冷,但要回去已经是来不及了,庭院里一片洁白,中岛才发现,昨晚下了一夜的雪。

“要是有雪人就好了。”他想。

于是他走过庭院,打开门。

老天,原来你真的让我心想事成了。

来人的身高刚及自己的胸口,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帽顶上还带着一些积雪,浑身上下全副武装,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像个小小的雪人。大概是因为天冷,他一边局促的徘徊了两步做运动,一边用戴着厚手套的小手费劲的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递给他。

“喏,inoo叫我来给你当模特的。”

就在这时,中岛终于因为这萧瑟的寒风很不应景的打了一个喷嚏。

然后,他们俩都笑了。

(十七)

中岛赶忙把人邀进屋里取暖,泡茶的时候,中岛有在吧台偷偷拿余光打量着他,他真的小小的一只,在屋外的时候,就已经像个迷你小雪人,到了屋内,脱下了厚重的装备,就更显得娇小了,他坐在被炉里,安静的取暖,五官精致,就像个小洋娃娃。

“有一种惹人怜爱的气质笼罩在他的周围。”恩,我们中岛摄影师在心里暗自对着模特做专业评估,感觉捡到宝了。

中岛现在住的工作室,是大学室友伊野尾慧给他找的,满足了他挑剔的品味,古典和风,幽静柔美。但由于他住的地方实在太过偏僻,国内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国际一流的摄影师,最近其实很愁模特这件事。

被炉上的姜茶冒起了一阵阵白色的雾气,而对面的人,从进屋开始,除了递茶给他的那句谢谢,并没有再多说过一句话。

“额。。。。。。山田凉介?对吗?”中岛开口打破僵局。

他看见那人握着杯子的手一愣,茶色的眼睛回过一丝流光,望着他,并不发一言,像是在期待什么。

中岛见提起了他的兴趣,有些开心,于是连忙继续补充,“在医院,那时候你在inoo旁边,没关系,inoo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中岛还在继续兴奋的说着什么,而山田的注意力似乎开始了转移。

“恩。”他又开始继续关注杯子里的姜茶,中岛感觉他眸子里的光彩似乎暗淡了一些。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不过不是在医院。”过了好一会儿,对方再次开口。

于是中岛再次抬头,那人此时已挂上了一幅浅浅的笑颜,对他说,

“中岛先生,我想,也许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工作了。”

中岛对上他突然直白的目光,感觉脸上有点烧。

“可是你知道我这次的摄像主题是什么吗?”

“知道。”他的笑容得更开了。

“不就是,色色的?”说完,山田扯了一下自己宽大的毛衣,露出精致的锁骨。

“中岛先生,对我满意吗?”山田从被炉上爬向自己,到达了与他几乎鼻尖可触的距离。中岛甚至能感到他温热的鼻息,不自觉的咽了下喉结。

“很好。”中岛先生撂下这句话,赶忙落荒而逃。而房间里的山田,笑得更开心了。

(十八)

拍摄的设备组装好的时候,中岛看见山田正茫然的环顾着四周。

此次的拍摄主题是大正时代的异色浪漫,很早以前他就想要拍一组那个时代的作品,但一直苦于心仪的模特实在太难找。中岛认为,大正时代,东西文化交融,热情与含蓄结合,不是一定非要用混血儿,只是他想要一个模特,最好能像那个时代一样,诱惑而又柔美,最好隐隐带着点神秘,只是站在那,就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的冲动。然而我们中岛超级挑剔 摄影师的眼光实在太高,一连把好几个国际上知名的模特拒之门外,拍摄也就这么没有期限的拖着。

山田换上的是日本大正时期竹久夢二风格的浴衣,他的五官本就偏向于欧洲人的深邃,再加上皮肤很白,红色几何樱花的浴衣更是使他整个人平添了几分媚惑的气质。

他侧面的轮廓很美,夕阳的光线投射在他的周围,给他镀上了一层神圣,他在看着墙上的油画,那幅画里有亚当和夏娃的伊甸。他的眼神里好像有很多读不懂情绪,就像一个谜,令人费解,又忍不住好奇。

中岛觉得他的心脏跳得很快。

“yamadakun,以前也做过模特吗?”

山田从画作中回过神来,猝不及防,中岛就已经开始拍摄了。

“咔嚓。”只是一瞬间,照片定格了。一张略带吃惊的表情,中岛看起来有些得意。

“yamadakun,超可爱的。”

见是他的小把戏,山田开始撒娇的罢工,假装生气的叉腰嘟着嘴,背对着中岛,故意不给他好好的拍。

中岛还不清楚山田的小脾气,只当他是真的生气了,一时之间有点慌乱,也忘了他们之间只是平常的雇佣关系。脑子里乱糟糟的,楞在原地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走到山田旁边弯下腰,伸出食指,轻轻的戳了戳山田的背。

“你先看一看好吗?如果不好看,我再帮你删了怎么样?”

话还没说完,山田突然转过头,故意凑中岛很近,黑白分明的眼睛对着中岛,撒着娇,说。

“那你要和我一起看。”

“好。”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答应。

于是他们靠在一起,翻看摄像机里的照片。

他们的距离很近,是连呼吸声也可清晰耳闻的暧昧距离。中岛似乎能闻见山田身上淡淡的香味,草莓的味道。

好不容易哄好了山田,又开始继续拍摄。丝毫没注意,房间里的草莓味越来越重了。

房间里的温度很高,拍到一个近镜头的时候,山田松了一下浴衣的领口,露出洁白的肩头。他望向镜头的表情很是诱惑,眼神直勾勾的,中岛忍不住咽了一下喉咙。这时,镜头里的山田突然轻笑了一下,姿色绝丽。眼神像是带着水,烟波流转间,皆是妩媚。中岛一下有点呆住了,感觉下体一紧,而镜头里的脸靠他越来越近了。中岛大脑一片空白,准备朝后退。

突然,唇上一阵温热,中岛放下了单反,山田借搂上了他,压低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你有没有闻到草莓的味道?”山田咬着中岛的耳朵暧昧的问道。

不等中岛回答,山田又继续开口。

“那是我的味道,中岛裕翔,我发情了。”山田说完,凑在中岛的耳边轻笑一声,分出一只手伏上了中岛的下面。

 

中岛反吻住山田的唇,霸道而又深入。

 

他是这样一幅柔弱,纯情的样子。中岛跪坐在床边,细细的观察他。现在的山田有一种凌虐之后的美丽,他脸上的泪痕,红艳发肿的嘴唇,像是在控诉他刚才有多么的残暴,不讲理。

忍不住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微单,记录下此刻他的美丽。

“咔嚓”

中岛按下快门。

突然脑子里一整疼痛,陌生的画面像是潮水般的疯狂涌入,杂乱无章,毫无头绪。

他看见春日的樱花树下,一张单纯稚嫩的笑脸,向他伸出小小的手。

那人对他说,“那你要永远保护我。”

“他看见夏日的小学郊游,那张脸被吓得惊慌失措,跑得远远的对他大哭大叫。

那人对他说,“不要过来,再过来我真的就不理你了。”

他还看见冬日的大雪里,那张可爱的小脸冻得红扑扑的,站在雪人的旁边,向他张开了小小的怀抱。

那人对他说,“别难过了,我把我的圣诞苹果给你好不好?”

然后画面突然一转,那些温馨美好的画面统统不见了。

他看见,阴暗的房间里,碎了的鱼缸,濒死挣扎的金鱼,手里鲜红的匕首。

“咚,咚,咚”门外有人在敲门,一声一声,仿佛索命的恶鬼,声声催着他的命。

中岛头疼欲裂。

“你来做影子吧?我来替你承受。”昨晚梦里的声音突然回响在心头。

“从此以后你不会再痛苦,不会再困惑。这虚伪的世间,就让我来替你承受。”

那个声音,仍然还不放弃,继续诱惑他。

“把yamachan还给我。”

中岛两手抱着头,他真的好想让这声音停下,让这画面停下。可他们循环往复,速度越来越猖狂。最后甚至,那声音开始笑,笑得越来越放肆,像是在嘲讽。

嘲讽他的无能为力,软弱消极。

“不——-”

中岛大叫一声,床头灯倏地一下被中岛扫到地上。只听“哐当”,尖锐的碎裂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回响着,分外刺耳。中岛头发凌乱,闭上了发红的双眼,筋疲力尽的倒在了床边的地板上。

一地的碎片玻璃,混杂着赤红的血,有种妖冶的美丽。

(十九)

外面的天空是灰白色的。

中岛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空气里还残留一点甜甜的淡香,他从被子里伸出五指,对着窗户比划了一下,意外发现无名指上有个海贼王的OK绷。

中岛眯着眼睛,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粉色帽子的乔巴吐着舌头,还蛮可爱的。

屋外有咕噜咕噜的煮物声。

中岛起身。

地板上的玻璃碎片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收拾好了,毛绒厚底的拖鞋摆得十分整齐。

他低头笑了一下,踩着拖鞋,往那声音处走去。

厨房里,山田小小的背影,身上挂着大很多码的毛衣。拿着勺子,好像在尝食物的味道。

满屋子的咖喱香气。

中岛靠着门框,看得很心动。

于是轻声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低头,靠在他的肩上,亲了一下他的侧脸,轻轻地的对着他的耳边问,

“你是yamachan吗?”

然后就这么静静的抱着他,也不做什么动作,闭着眼很享受的样子。

锅里的水汽把山田的小脸蒸得红润润的,握着勺子的手还悬在空中,楞住了。

中岛觉得他听见了山田的心跳声,是自己一样的跳动频率。

“砰,砰,砰。”

这一刻,我们的时间是在共同跳动。中岛想着。

“吃完饭后,我们聊聊吧。”说完,中岛松开了山田。

山田又继续恢复了手底的动作,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中岛趴在餐桌上好一会儿,看着山田忙前忙后的,但他却一点也不着急。

不一会,两份香气扑鼻的咖喱猪扒饭端到了饭桌上。

中岛看见,黄色的咖喱在金色的猪扒上流动。

山田就坐在中岛的对面,他抬头对中岛说,“吃吧。”

于是中岛歪了一下头,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动起了筷子。

(二十)

吃过饭后,中岛牵起山田的手,把他带到窗前,看庭院里纷纷扬扬的雪落在房檐上,越积越厚。

“知道吗?我有时候真的很害怕。”

“害怕什么?”

“我害怕我有很重要的人忘记了,却想不起。”

山田不言,低下头,像是在思索。

中岛继续开口。

“我没有九岁之前的记忆。”

“对我而言,人生的开始是一堆臭气熏天的垃圾桶和浑身带血的衣服。”

“然后一个大叔对我说,给我饭吃,让我和他走。我说好,他见我答得干脆,于是又问我考虑清楚了吗?他说他可不是个什么好人。我说,我没有记忆,除了中岛裕翔这个名字以外,我一无所有。跟你走或者不走,对我来说,都没有太大差别。”

“但他没有那么做。”

“他带走我,让我好好念书。”

“然后呢?”山田开口问。

“然后他就消失了。虽然我一直不承认,但总是自欺欺人好像也不是个办法。”中岛说完苦笑了一下。

“他好像是被他的仇家所杀,然后我杀了他的仇家。准确的说,我应该是把他的头给割了下来。”中岛说完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

山田露出很吃惊的表情。

见他惊讶,中岛平静的自嘲一下,继续开口。

“很吃惊吧,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在梦里,只是我之前从未当过真。”     

“他总是在我最软弱的时候,抢走我的意识,然后,我沉睡,不知道多久才可以醒来。”

“我只是一直不想承认那不是梦……”中岛叹了口气。

山田不说话了。

“但他不告诉我任何关于9岁以前的事。”

中岛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口。

“但昨天他终于气急败坏了一次,让我知道了他的执念,他叫我把yamachan给他。”

山田的眸光一下子亮了。

他颤抖着开口,“那你的回答呢?”

中岛轻笑了一下“我拒绝了。第一次,我忍过来了。”

中岛这时候突然转过头看向山田,双手扶着他的肩。认真对上他的眼睛,对他说,

“因为我感觉yamachan是你,而我,不想把你让给他。”

山田忍住眼里的泪水,开口问道。

“那万一我说我不是呢?”

“你是。”

中岛笑了一下,“因为我的这里告诉我的。”中岛拉过山田的手伏向他的心脏。

“他靠近你就会跳得很快,无论是第几次见面。”

 “哪怕有万分之一的不确定性,我也不会拿你冒险。”

“因为守护你,是我的本能。”

中岛的眼神真挚,目光灼灼,里面的心意仿佛可以将冰雪融化。

“yamachan,我们在一起吧。”

“好。”

外边的大雪还在下,屋子里,暖意融融。

---------------------------------------------------------------------------------------------------------------------------------

白木莲吾的故事就让白木莲吾来告诉你们吧~所以后续会开个白木莲吾的番外,之后内容我会在番外里面补。其实这个故事想表达的呢,就是,深爱的人,你是不会失去他的。立下小目标~我想日更勾引~(偷跑~完结~撒花~)总算是不辱使命(哭泣😭)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