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ron

藏唐BG 极昼深渊

  
第一章
       冷酷女杀手X浪荡世家公子
   三月,杭州西子湖畔,正值梨花盛开的时节,素有雪舞倾城的美名,引得杭州游人不绝,车水马龙,好不热闹。"棠梨叶落胭脂色,荞麦花开白雪香。姑娘痴痴望着这梨花,只知这梨花胜雪,却不知,在下眼里,姑娘素手纤纤,肌理如瓷,自是比这琼树银花,更胜一筹。
   这突然的打扰让你心下一紧,于是敛起眸中的感时伤怀,正想不动声色,一支追命解决掉这浪荡无理的登徒子。却不想,突然,身体使不了半分力气。想开口说话,可拼尽全力,嘴巴也只能是开开合合,发不了任何声音。"姑娘可是怎么了?"耳畔的声音低低的,有温热的气息流入耳中,酥酥麻麻的。"这该死的登徒子,竟然离她这么近,方才,自己只是失了一会儿神,也不知此人施了什么法子,让一向行事谨慎的自己大了意,此刻也无半分办法脱身。还好他似乎被自己的色相所迷,不如先顺从这个登徒子,等待合适的时机解决掉他。于是唐昼渊佯装一副柔弱的样子,打算假意迷惑对方,相信自己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隐藏自己本来的獠牙,秋目盈水,好不可怜。而背后的人,似乎感觉到了自己态度的顺从,不自觉,更加洋洋得意,语气越加轻佻放纵,耳畔的声音暧昧而磁性,"我家有全江南最好的大夫,不如我送姑娘到我家,如何?"。这个登徒子,明知她不能说话,却还佯装礼貌的询问,真是该死,唐昼渊默不作声。又是一会儿,她听见衣料摩擦的声音,他似乎正在半弯下他的腰,轻轻的将他的下巴靠上了自己,用只够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说:"不说话,我就当姑娘同意了。"

  还听见那人的的轻声浅笑声。只是听见他说了几句话,还是让自己身处险境的话,她竟然觉得身后的人轻佻却不讨厌,莫名的,脸上热热的。哪怕第一次杀人也没有过的心跳频率让她觉得,也许自己是真的病了。而不是被这个人下药。明明连这个人的脸都没见过,而且对方似乎还是一个浪荡的登徒子。不能再多想了,这一定是他对自己下的药的作用,保持清醒,毕竟还有任务。可是身体却是越来越软,意志力也越来越低,而身后,那人似乎在拿着什么东西,突然,自己的视线被一段白绸所挡,从肌肤的感觉,似乎是一段上好的绸布,质地光滑,呼吸之间,似乎还能闻到淡淡的梨花清香。
好听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这次,似乎语气正经了些,"姑娘,在下失礼了。"然后就感到自己被打横抱起,在他的臂弯中,唐昼渊感到脸上越来越热,心想着,自己脸红的样子一定很让他得意。没走一会儿,就被他放在一个舒适的地方。而自己的意识也已经到了维持的极限,只隐隐约约的听见一句话,"乔三,回叶府。"可是藏剑山庄的叶家吗?若是,真是要感谢他了。唐昼渊心里暗暗的想着。最终还是没能抵挡得住药性,最后沉沉的睡去了。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