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ron

【藏唐BG】极昼深渊(二)

冷酷女杀手X浪荡世家公子第二发来啦~

前文请戳 我是阔耐的even~
第二章

  连唐昼渊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不过是,一醒来,就被这窗外的光线晃得睁不开眼,而自己的脑袋也是有点晕晕沉沉的。杀手是不会贪眠于枕边的,尤其是唐昼渊这种,在刀尖上舔血多年的人,更是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像这样睡到日头高照,对于她来说,实属头一遭。还记得以前,训练师弟师妹的时候,因为自己冷酷无情,训练苛刻,那些小家伙们,竟然想出半夜偷袭,给她脸上画乌龟,好在第二天笑话笑话她,结果正准备开始画,这些小家伙们就被自己一招分筋错骨手,一个个被治得求饶,自己呢,还冷淡平稳说,"没有防备就是最好的时机,我在此刻夺人性命,又怎会让别人趁了我的道?"
  可现在呢?自己呀,可真是着了道,而且连对方的脸都没见过,想到这,突然想起来,之前自己被迫蒙住眼睛的白绸不见了。而自己的衣服也是完整的,连行李也是没有丝毫被人动过的痕迹,只有那段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白绸,还有眼前这奢华无比的床榻,证明了自己现在处于行动处处受人控制的状态。
  如果自己那天,所听见的最后一句话,那个人没有作假,那么此刻自己身处的地方应该就是扬州某户有名望的叶氏人家。回想那天,那人的行为语气,约莫二十左右,虽然轻佻,但却没有半分纨绔子弟的粗俗之气,显然不是一般人家的公子哥。而且那天,在他给自己蒙上白布的时候,偶然之间,看见了他明黄色袖子,那上面所绣的花纹,明显不是一般的名门望氏所能拥有的。"谁会拥有这样的财气和地位?除了藏剑山庄?"唐昼渊想到这里,便已大概知道自己应该是被藏剑山庄的某位少爷看上了,于是被打包带到了府上,而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看这房间的布置与装饰应该也是那位少爷的卧房。
   也许是自己醒得太早,没有等到这位少爷把自己吃了。或者是少爷比较喜欢吃新鲜的专门等着自己醒的时候再下手。总而言之,现在的情况于自己而言,算好也算不好,此行扬州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藏剑山庄的小少爷叶深。来之前本来还担心怎样进入戒备森严的藏剑山庄,现在可好,不费吹灰之力就被他们自己人带入巢穴。可这样的进入并不容易脱身,如果处理得不好,留下痕迹,势必会给门主带来灾难,搞不好,连唐门都会被牵扯进来。想到这里唐昼渊的眉头一皱。看来自己只有先假装柔弱蒙骗一下那个少爷,再寻找机会,从长计议。
   趁着那个少爷还没来,唐昼渊把屋里能藏下机关的地方里里外外都放上机关。若是此人意图不轨还可以让机关放点迷神钉,自己也好脱身。快速做完这些,唐昼渊小心翼翼的上床,佯装一副睡着了的样子。借此,以试探此人的动机。
  大约到了晚上,唐昼渊听见推门的声音。有人来了,从脚步声来判断,应该就是那个少爷。按理说,多年的杀手禁言应该造就了她,无论任何时刻保持冷静的习惯。可今天,出奇的意外,心跳得那么明显,尤其是他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用手抚摸他的额头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能被对方听见了。突然,听见那人的开口语气似乎有些疑惑:"不可能啊,就算是中了幻蛊,这个时候怎么也该醒了,怎么到现在脸上都还有些余热,看来我得再去找薛神医开点蛇蝎蟾蜍去。"他刚说完,唐昼渊就感觉,他的手离开了自己的额头。接着,又听见了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和刻意放轻的关门声。"他,是离开了吗?我,原来是被他救了吗?"唐昼渊在心里疑惑着。四周还是很安静,于是她偷偷的睁开眼,看见烛火把床帘上的花纹映得深沉,可是余光之处却发现有黑色的影子。"原来他也在试探自己。"正准备又继续装下去,却听见那人笑道:"姑娘是把我当坏人在试探在下吗?可是怎么办?遇见姑娘,在下好像还真的变成了坏人呢。"感觉到他正向自己走过来,唐昼渊心下一紧,马上睁开了眼,却只看见一张清峻好看的脸,带着玩味的笑,她想人们说的丰神俊朗,也不过如是。唐昼渊楞住了,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不断升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那人却温柔的挑起了她的下巴,细细的品味她可爱。在她耳畔用低沉的声音说着"姑娘,在下要开始了。"猝不及防,那人吻上了她的唇,她正欲反抗,却发现自己竟然使不上半分内力,反而被他一只手就给压制着。她再也没有半分机会反抗了,唇齿之间,有苦涩的液体流入她的口中。
  "咽下去。"他的眼神严肃又认真。
  可唐昼渊并不是一个听话的人,而且在不知道对方底细之际更是不能随便就顺从,她吐了那人一身,故作冰冷的质问道"你……你给我喝的什么?你想怎么样?"
  那人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不以为然的笑着,语气有些疑惑,"姑娘刚才不是才发现没有内力了吗?现在你与我而言无意是案板上的鱼肉,我想怎么样?你又能怎么样呢?"他的笑意更深了一些,故作无辜的说着"何况,在下只是想治好姑娘,你中了五毒的幻蛊,短时间内,内力封存。在下,只是在给你喂药而已。"唐昼渊脸上更红了,不敢看他,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药碗,"我……我可以自己喝。"而他一副好像如梦初醒,不好意思的表情可语气却丝毫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姑娘,刚才在下只是习惯了,还当你是睡着了呢。"唐昼渊的脸更红了,巴不得把脸埋进药碗里。而他嘴角的笑意都快溢了出来,温柔的看着因为害羞而脸红一个劲猛喝药的她。在他炙热而温柔的目光,唐昼渊快速的喝完了药,一把推给了他。
  "喝完了,你可以回你的房间了"
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他还不想放过她,继续说到:"可是,这就是我的房间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更让唐昼渊脸红了,好想藏在被子里。可是还是不能丢掉气势,准备从被子里起身离开。他却拉住她手,"诶,怎么走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们江湖人,都是这样报恩的?"她楞了一下,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把他打横抱起,轻柔的为她拉上被子的一角。"早点睡,我睡旁边的客房,明天来看你。"感觉到他是真的离开后,唐昼渊那根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放松。"看样子,得抓紧生病这几天的时间。好好的熟悉一下藏剑山庄了,多一刻,就感觉自己的危险多一分。"唐昼渊脑海中响起了门主说的话"若是有爱了,杀手的箭就不利了。想成为最好的,就必须断情绝爱。"我是最好的杀手,所以,等病好了,任务结束了,我会离开。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