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ron

【藏唐BG】极昼深渊(四)

我是口耐的even~
完结篇~
他的脚步声由近到远,不紧不慢,像极了他这个人的性子,捉摸不透。 唐昼渊从被子爬出来,双手屈膝紧紧的抱着自己,她的心很乱,从没出现过的情绪现在肆意的在身体里翻涌,她看不懂他,她也从未看懂以前她杀过的人,因为她也不需要,目标而已。师傅说过,了解得太多,反而会成为缠绕在身的毒藤蔓,绊脚石而已,好的杀手应该无心,不管,不问,也不去了解。从小到大,她的心中,只为成为唐门最好的武器而活。就像是一种信仰,深深的根植在她的心中,她受够了幼年父母双亡,街头小混混的欺凌,她受够了那些亲戚势力的白眼。于她而言,强者,才能保护自己,所以她不需要有心,她只需要强大。 然而这个男人出现在她最需要的时刻,那些以前她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的时刻,他出现了,虽然轻佻,放纵,却心细,对她照顾有加。这样的人在她以往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 所以现在,连自己也看不清自己的心了,不知道怎么办因为自己从未陷入过这种境地,就像自己以前嗤之以鼻的烂俗的戏曲,冷血杀手爱上了不该爱上的目标。 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对于他的定位那么模糊,为什么独独对他自己做不来恩将仇报的事。 可是任务只剩一天了啊。 而自己的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再也无法自欺欺人的给自己找理由了,她把头深深的埋进膝盖。可笑吧,明明平时风里来雨里去,黑夜里能悄无声息夺人性命的唐门第一女杀手。这几天却被他养的像个身娇肉贵的深闺小姐,那些满是练武磨出茧子的双手,竟然不知不觉细嫩了许多。她自嘲的笑了笑。最后一天,就让我最后任性一次吧。 想到这,她便起身去换武装。 这几天藏剑山庄的内部地形也打探得差不多了,她轻轻的关上门,乘着四下无人,偷偷试了试自己的轻功。 还好还在,她在心里偷偷的舒了一口气,于是马上气运丹田,飞上屋顶。 不得不说藏剑山庄,的确金碧辉煌,明黄色处处可见,除了皇室,想来也只有富可敌国的藏剑有此殊荣了,然而此刻她却无暇顾及风景,只是匆匆一瞥,朝着之前自己设计好的逃跑路线方向奔去。然而此时前方却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如此不告而别,我该如何罚你是好? 他还是那种轻佻的调子,面色如常,似乎她的一切行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她敛了敛神色。音色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反正与你无关,不想死在我手里,就给我让道。 谁知,那个身影更加欢呼雀跃了。 死?我照顾了你这几日,难道你就这么回报我?还是我对你太过君子,把你宠得不知所以了呢? 话音刚落,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叶深就以连她都看不清的轻功,突然出现在她身旁,一把抱住她,让她不能动弹,轻佻的摸着她粉粉的脸颊。 她不情愿却又脸红的表情真是可爱的发紧。 不能让他再这样随意的对待自己了,不能再这样的纵容让他得手了。不能……再变得不像自己了……。
只是一瞬,就在内心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唐昼渊巧无声息,佯装乖巧,以伺机放松他的警惕。
他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毫无正形的登徒子模样。就是这个时刻了,唐昼渊在心里暗暗的说,突然,夺魄出鞘,一阵流光。
  他也不惊,步态轻盈 游刃有余的躲开夺魄,淡淡的开口,却不减眼中的笑意,你这女人,原来真是冷血无情啊。
 
她一直以为传闻中的叶深不过是个留恋风月的富家子弟,没成想他居然拥有如此高的轻功。还没来得急释放追命,又再一次得被他反制住。
  他的手宽厚温暖,此刻却成为制服她的利器,他贴身朝她耳语,吐息极慢,却暧昧无比。他甚至没有拔出他的剑,却依旧被他弄得毫无反击之力。她被他堪堪的圈她在怀,强迫不给她留一点反抗的机会。
你以为,武功没你高,我又怎敢爱上你呢?我的唐门小新娘,语毕,轻笑,朝着她白皙的脖颈蹭了蹭。他鼻息见的薄热全都尽数喷在她的颈窝里。唐昼渊被他的动作圈得一动不敢动,脑子里却满是他的那句话?小新娘?唐门?他难道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正疑惑的不知所以,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之际,"霹雳吧啦,噼里啪啦"屋顶下不绝于耳鞭炮锣鼓的声音一下子打破了把她的沉思。
叶深从她的颈窝里探头,第一次笑得那么天真的说着,我的小新娘,今天就要成亲了,师父和父亲都在底下等着我们呢,你还和我闹别扭,走,我带你去换嫁衣。
可是我接到的不是暗杀你的任务吗?唐昼渊一脸疑惑。
笨蛋,让你一开始就说嫁给我,你会同意吗?
所以最后冷血杀手和登徒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不知道算不算烂尾,实在写不了be不好意思啦~我的第一个坑完结了~虽然文笔不好,但是我很开心,自己能够坚持写完~下一篇~耽美见~😂😂😂😂

评论

热度(11)